如果我是貓.jpg

你且徐徐消逝

但請不要

離開我的視線

 

十月二日

我並沒有想過要和小玫分手。多年來的關係和經歷過的事情,我清楚我是喜歡她的,即使今天彼此都不大付出了。有一次吵架時她說:「如果不再付出,就不會失望了。」的確如此。從前我經常答應了卻做不到,現在卻不會再承諾任何沒把握的事情。一年多酒吧工作,讓我了解更多人情世故。

我也不是死忠的人,尤其剛開始感情還不太穩定的時候,也曾偷偷交往過一些其他女孩子,但很快就發覺那只是一種短暫的吸引力。其實男人都很清楚什麼時候自己是喜歡一個人,什麼時候只是對她的外貌身材感興趣。從前或會為了得到一些甜頭故意裝糊塗,現在卻不希望無論自己或對方受傷害。這並不是偉大,只是經驗教訓:如果你傷害了一個人,你很快也會被另一個人傷害,就像負債一樣是要清還的,信不信由你。

 

每次跟你碰面後都會想起她,然後隱約有種不忠的內疚。你說我閃你是對的,我搞不清楚是真的喜歡你還是一時貪玩,你太善良了,尤其是當你抱著貓的時候。如果我是貓,我絕不會抓傷你。

最近走了很多冤枉路,沒事也會跑到教學樓和圖書館走走,明明不順路卻會繞道到餐廰那邊,心裡期望可以碰見你,即使遠遠望一眼也好。

有時只是點頭打個招呼,或只是目光相碰,然後就匆匆的各有各忙。

即使碰面能說上兩句話,也是最空泛的應對。例如你會問「最近忙嗎?」我就答「差不多。」然後我問「最近有沒有出來喝酒?」你會答「嗯。」結語通常是「有空聯絡」,結果卻連簡訊都沒發。

我好像期待什麼,又不敢採取主動。

 

這天我在餐廳裡陪老汪餵貓,老汪為了表現父愛,最近竟然改餵進口貓礶頭。

「其實冬瓜的名號應該給你才對。」我說。

「什麼?

「看你身高五呎,橫著看也幾乎五呎,一百公斤的正方形,不是活脫像個大冬瓜。」我哈哈大笑。

「從前有老婆在耳邊整天碎碎唸,還會控制一下,現在一個人沒王管,倒真是愈來愈胖。」老汪沒有嗆回來,反而嚴肅起來,大概想起了在美國的老婆。

「人老了太肥胖對身體不好,還是注意一下吧,明天跟我去跑步如何?」我試圖轉移話題。

老汪低頭沉思。還是讓他清靜吧,我拿起書包轉身。

「衰仔(臭小子),如果喜歡一個人,就不要浪費時間。」

我不說話,拍拍他肩膊就走了。

 

「喂,好久不見。」突然被人大巴掌拍在背上,嚇我一跳,原來是你。

「瘋了你?好痛」其實心裡蠻開心的。「昨天不是在教學樓才見過。」

「沒說過話不算數。」你擠了擠眼,今天心情看來很好。

「拜託,不要裝個十五六歲的活潑可愛樣子吧。受不了你。」

「什麼話!我很老嗎?…原來昨天你有看到我。我還以為你看不見。」

「只有你才會看不見我,我一定會看得見你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假的。」

「也對,你最會騙人。」

「我比較會騙自己。」我喃喃自語。

「什麼?」

「沒有。」我有點無心戀戰。

 

「幹嘛發呆,剛剛又輸給老汪了嗎?」

「沒有。在想老汪剛才說的話。」

我終於有點沉不住氣。

「他說什麼?說來聽聽。」

我吸一口氣,徐徐說:「他說:如果喜歡一個人,就不要浪費時間。」

你沉默。氣氛有點尷尬。是你要問的,可不能怪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「喂,上次你答應請我吃飯,什麼時候?」我突然衝口而出。

你想了一會,微笑點頭:「好,我請你。」

 

五點半,我們沒去吃飯,跑了去看電影。「今天下片,不看就沒機會了。」你說的話,我無法拒絕。

沒有聽說過的電影,完全陌生的演員。

昨天沒有睡好,其實有點睏,尤其在黑暗的地方。如果是往常的話,我毫不猶疑就睡著了,今天卻異常精神,甚至有點緊張。

混亂的情節,刻意製造的緊張鏡頭,幾場車禍和爆破的戲尚算精采。外國電影比本地製作精采的地方,最少願意花本錢投資吧。

每逢殺人濺血,你就微微靠過來不敢看,我故意身體挪前一點,好讓你躲在後面。

戲至中途,殺人犯突然從後出現,割破了女主角好友的喉嚨,場面相當驚駭,你抓緊了我的手臂。

我深呼吸,用右手緊握著你冰冷的右手,順勢把左臂伸過去摟著你。

你沒有抗拒。

我們一直維持這樣的姿態直到完場,出來時卻一左一右,中間相隔的距離,大概可以放進一個老汪和他的兩隻貓,甚至兩個老汪。

天還沒黑,十月初,還是有點熱,我們彷彿都陷入在深沉的暮色中。「等一下。」我在路邊一張椅子坐下,點起一根煙。受不了這種距離,停下抽煙總比一直無聲走下去好。

你坐到我旁邊(距離總算拉近),從包包裡拿出一根煙點起來。

我有點驚訝:「好像沒看見過你抽煙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在學校裡沒見過。」

「在學校裡不好意思。」

「上次吃晚飯,你也沒抽。」

「那時候不想。」

「酒吧裡也沒看見你抽。」

「剛好抽完。」

你的語氣愈來愈硬。

「你生我氣嗎?」應該是電影院裡我突然握你的手吧。

「你幹嘛站這麼遠?」你眼睛看著地上。

我心裡想:不是你要站遠嗎?當然,這句話不能說出來,可能真的是我笨。是我要站遠嗎?

我沒有說話,猛力抽煙。

「你覺得剛才電影好看嗎?」還是你打開話匣子。

「我沒有留意。」這是實話。

聽了這話,你居然笑了。

 

「你知道嗎?你每次都好像故意把氣氛弄僵的。」

「不會吧?」好像不是,好像是,我並不肯定。

你繼續自說自話:「不過我還蠻開心的。」

「聽不懂。」實在莫名其妙。

「如果你要騙我,就不會這樣。」

「為什麼你一直強調我要騙你呢?」我有點按捺不住:「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?」

你低頭,輕聲說:「老汪說你是老千啊…」

我笑:「神經病…老汪最愛亂講。你怎麼會把老汪的話當真?」

「我是很認真的人──」你沒有抬頭看我:「如果你只是玩玩的話,我會很受傷的。」

我無言以對。良久。心裡突然很清楚了。

我看著你,語氣堅決:「如果我說我現在真的喜歡你呢?」。

你沉默,想了很久,最後還是搖頭:「過一陣子就不一樣了。可能你只是最近跟她關係不好,或者在這裡一個人久了,覺得寂寞吧。」

「不會,我知道不是的。」

你還是搖頭:「我跟你是不可能的。」

還是讓你繼續說下去吧。

「我男朋友其實對我很好。你也有一個固定的女朋友。」你笑笑:「那天在圖書館,你不是提醒我了…」

我看著你,你還是看著地上,聲音很小,我盡力聽。

「上次在酒吧,我知道還有很多女生喜歡你。」

「雪莉嗎?她不是」我想辯解,卻被你打斷了:「你聽我講完──」

「不只她,還有其他人…」你忽然笑:「但沒關係,我跟她們是不一樣的,我只要暗暗的喜歡你就夠了。」

我反覆琢磨著你這幾句說話,有很多話想說,卻不知道如何開口。

 

 

「我先走了。」這次換你先站起來要離開。

「不是去吃飯嗎?」

「不要了。」你笑笑。

其實我也知道,這頓飯是吃不下去的了。

完全陷於被動。

你走開幾步,我追上前:「可以給我你的電郵嗎?」

你走得更快了:「我發簡訊給你。」

剛剛一步,我追近你的側面,彷彿看到你眼中有點淚光。

我停下腳步,目送你身影遠去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ghts26 的頭像
nights26

安與傑

nights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