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.jpg

我不用生吞你的畫面

 你也無須

 刻意配合我的文字

旅行是一個好結論。

我和傑開始安排行程,馬上發現,所有安排都是多餘的。行程中沒有女生的話,一切都十分簡單。

傑笑:「你不也是女生嗎?」

我照照鏡子,一頭凌亂的短髮,身材高佻瘦削,男裝長袖襯衫的尺碼跟傑一樣大,牛仔褲和登山鞋又舊又髒。

於是我故意裝出一副皺眉苦思的樣子:「你覺得我哪裡像女生?」

傑大笑。

 

第一個目的地是澳門,理由是:如果不開心的話回來也很方便。

旅行前我們還做了簡單的排練,例如重新裝備我們的攝影機和筆電,各自找些題目來做攝影筆記。

當交換作品看的時候,大家都發現問題來了:「這種東西,你會給翎看嗎?」

作品中,傑一直無法收起他文字中的忿怒,而我也無法淡化照片中的哀愁。

這種情緒明顯不過的作品,翎一眼就看得出來吧。

傑靈機一動:「以後我拍你寫。」

似乎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了,我只好同意。

至於遊戲規則,就是這篇最上面的第一句話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ghts26 的頭像
nights26

安與傑

nights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